:::

2-1 簡論日本教職員組合之發展經驗

 簡論日本教職員組合之發展經驗

作者:林斌(國立臺南大學教育經營與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)
 
日本教職員組合(Japan Teachers Union,JTU,以下簡稱日教組)成立於1947年6月,全盛時期會員人數接近日本教師總數之九成(約86.3%,1958年),至2007年止會員人數仍有日本教師人數近三成(約29萬6千餘人),居所有教師組織之首。 其成立以來,基於對教師專業自主與和平民主的追求,組織運作積極有力,形成對日本文科省的強大監督力量。茲針對其組織目標及政策參與之經驗摘要分述之。 
一、組織目標與結構
日教組的章程第七條明確表示,教職員待遇及勞動條件的維持及改善、學術研究民主化、民主主義教育建設等,係其組織發展之首要目標。同時,日教組在教育政策上極力主張民主化與和平化,強調戰爭帶來的災難性後果,所謂「不送學生再次上戰場」是日教組教師對戰爭的反省及決心;因此,日教组積極爭取戰後教育政策主導權,以免在保守政權統治下重蹈覆轍(日本教職員組合,1997)。
其次,依據日教組章程第二章之規定,其在學校得設立學校分會,學校分會以郡市為單位,再組成支部,各支部又構成都道府縣教職員組合,最後由各都道府縣的教職員組合加入全國層級之「日教組」。日教組之決策機關為大會與中央委員會,前者是組織的最高決策機構,後者為常設機構。一般而言,日教組全國總部的影響力係在於教育政策之形成,而都道府縣教職員組合則在政策實施過程中發揮影響力,易言之,日教組全國總部扮演決策者角色,而都道府縣之地方教職員組合則是推動政策實踐的主力。
 
二、日教組歷年重要活動
在1952年美軍結束佔領後,日本中央政府對教育體制開始進行「反改革」運動,恢復不少過去所擁有的權力,導致日教組堅持民主改革政策,與政府發生長期衝突。以下即為歷年重要之教育抗爭及專業發展活動(日本教職員組合,1997;内田宜人,2004):
(一)反體制抗爭時期(約自1950年代至1960年代初期):此一時期為日教組與政府爭奪教育主導權的階段,特別是自1950年起,吉田茂首相提出「培養健全愛國心」之主張,日本政府並於1953年將教科書審定權劃歸文部省,1954年又在國會通過限制教職員政治行為的法案,這些政策措施被視為强化國家主義教育的行動,因此,日教組開始採取激烈對抗作為,其中較具代表性之活動如下:
1 於1952年成立「日本民主教育政治連盟」(以下簡稱日政連),推出候選人參加各級議會選舉,同年10月舉行的眾議院選舉中,日政連推薦59名候選人,共有38人當選,引起保守勢力的關注。
2反對「任命制教育委員會」之成立:1956年國會通過「地方教育行政組織及營運法」,廢除教育委員會選舉制度。各級教育委員會之委員不再由選舉產生,而由地方自治首長任命,教育委員會也失去編制教育預算的權限。作為教育委員會事務局首長的教育長,也必須經過上一級教育委員會認可,如此一來,各級教育行政機關成為上下隸屬的官僚體系,中央集權體制無異復辟。故日教組以「擁護民主教育」為方針,與社會團體及在野黨合作反對此一立法。
3 反對實施「勤務評定」制度:1957年2月岸信介首相執政後,便企圖通過解釋憲法以達到修憲的目的。為此,岸信介內閣全力推行對教師的「勤務評定」制度,以壓制反對勢力,減少修憲阻力。此一在日本中小學實施的教職員「勤務評定」,被視為破壞民主教育的精神,故日教組採取強烈抗爭,各地方日教組成員以不同方式加以抵制。其中東京都教職員組合在1958年4月23日進行「集體休假」式罷工活動,有98%的教師參加,許多日教組幹部在抗爭過程被捕。 
 
(二)體制內抗爭時期(約自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中期):此一時期由於1950年代中期開始的高速經濟成長,使得國民生活水準大幅提高,中產階級逐漸興起,關心生活議題,傾向支持保守政權以維持現有體制,此種社會氛圍加上政府長期打壓的傷害,使日教組必須調整運作策略,其中較具代表性之活動如下:
 
1爭取女性教師權益、改善工作環境:日教組在1966年首先倡導「婦女生育期休假制度」,亦即女性教職員在懷孕、哺乳期間可享有支薪假,並在1967年5月由所屬議員將《女性教職員生育期休假法案》提交國會審議。此外,日教組在1972年成立「生育期休假對策委員會」,全力推動相關立法遊說活動。最後在透過以社會黨為首的提案審議後,終於在1975年7月在國會參眾兩院通過。
 2反對干預教師專業自主:1982年11月,中曾根康弘內閣成立,提出「戰後政治總決算」的口號,不僅點名批判日教组主張鬥爭的運作方式,更於1984年3月向國會提出《教職員許可法修正案》等加強對教師控制之法案。但在以日教组為首之社會團體强烈反對下,以國定教科書為教學主要内容的相關修正法案並未在國會通過。
(三)合作與對立共存時期(約自1980年代末期迄今):由於東西方冷戰結束,蘇聯解體,日本在强大經濟發展多年後,支持修改和平憲法及贊成自衛隊走向海外的大國主義社會思潮興起,日教組與政府的關係也因而從對抗逐漸轉向為合作與對立共存。此一時期較具代表性之活動如下:
1爭取社會支持及合法交涉地位:1990年6月,日教組提出「參與、建議、改革」的運作方向,換言之,以積極參與國民教育取代過去單一反對政府教育政策的運作模式。此外,在1992年,日教組為取得法人資格而修改組織章程,删除「爭議行為」相關規定,也因而在1997年被政府認可,取得法人資格與權利。
2反對教育基本法惡修:自民黨於2006年提出「教育基本法」修正案,明訂重視「公共精神」、培養「愛國、愛鄉土的態度」等教育方針,強化國家主義及為修改憲法鋪路之企圖十分明顯,導致日教組聯合各在野黨全力杯葛。
 
(四)專業發展活動:日教組雖然長期扮演「激進改革」及「左派」的角色,但是其並未放棄教育專業的目標。早自1951年起,即以「維護和平」與「貫徹真實的民主教育」為宗旨,在日本日光市舉行了日教組第一屆教育研究全國集會(全國教研),此後每年在不同地點舉辦,至今已逾五十年。此一全國教研集會下設外語教育、社會科教育、數學教育、美術教育、職業教育、人權教育等數十個分科集會。而研究報告是經由分會、支部、縣、全國教研的流程一步一步地分層提出,且提出者大多是透過報告、討論等方式相互學習,對日本教育研究活動之倡導與教師專業成長,具有重要的貢獻。
 
三、日教組的政治運作
 
由於日教組與自民黨在意識型態立場上長期呈現「左右對立」狀態,在法制上又缺乏集體協商權及爭議權保障(與我國教師組織狀況類似),教師工作條件幾乎全由政府主導,所以,日教組一方面必須採取激烈抗爭手段,以達到組織發展目標,另一方面也積極進行政治動員,推派公職候選人及籌措選舉資金,並與民主黨聯盟。至2009年9月止,日教組推薦當選之現任國會議員人數,衆議院共有二席(含眾議院議長)、参議院則為七席(均屬執政之民主黨籍議員),對民主黨重要教育政策深具影響,由此可見日教組政治聯盟策略之成果。
 
參考文獻
 
内田宜人(2004)。戦後教育労働運動史論。東京:績文堂出版株式会社。
日本教職員組合編(1997)。日教组50年史、労働教育センター。東京:日教組。
林  斌(2009)。臺日教師組織政策參與機制之比較研究:政策網絡的觀點。
當代教育研究,17(4),103-147。
 

:::

會員登入

特約商店


加入好友

團購列表

TNEU熱門影音區

2019Eureka Fun 藝術l第三彈

2019Eureka Fun 藝術l第二彈

2019Eureka Fun 藝術l第一彈

TNTU_TNTA2018年度回顧

臺南市107年度SUPER教師

TNTU_TNTA回顧2017

2017Eureka!臺南國際兒童電影節活動記錄(精華版)

2017 Eureka!臺南國際兒童電影節全紀錄

「臺南市教育產業工會簡介

115年金改革大遊行

525 打爛案 救改革

臺南市105年度SUPER教師

臺南市104年度SUPER教師